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困境與出路:國家非遺“邢臺梅花拳”傳承發展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我國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因多種因素的制約而舉步維艱,“邢臺梅花拳”作為我國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同樣面臨傳承和發展的難題。通過梳理梅花拳的研究成果,分析梅花拳的組織體系和社會功能,實地考察與調研傳承情況發現,隨著社會變遷,邢臺梅花拳傳承與發展中主要存在傳承基礎縮小、資金支持短缺、“文場”理論傳承后繼乏力、校園推廣存在客觀困難、健身功能有待改造、宣傳推廣手段單一等問題。現階段需要融合學校體育、全民健身以及地域歷史文化資源,全方位擴大梅花拳傳承群體和社會影響,積極創新,在梅花拳產業發展、組織建設、傳播途徑、本土文化完整性保護以及傳承人培養等方面多措并舉,助力邢臺梅花拳傳承與發展。
  關鍵詞:非物質文化遺產;梅花拳;傳承;發展
  中圖分類號:G80-05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9-9840(2019)02-0020-06
  Abstract: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our society and economy, the protec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s hindered by many factors. As one of the first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s, "Xingtai Martial Art Meihuaquan" also faces difficulties in its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In this paper, the author goes through relevant studies of Meihuaquan, analyzes its organizational system and social functions, carries out field investigation on its inheritance, and points out the main problems in its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Besides social changes, it also suffers from shrinking numbers of inheritors, shortage of financial support, weakness in theoretical research, difficulties in campus promotion, insufficient fitness benefits, ineffective publicity and promotion. Studies suggest that at this stage school sports, national fitness and local cultural resources should be integrated to expand Meihuaquan inheritors and social influence. Through positive innovation,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better inherit and develop Xingtai Martial Art Meihuaquan in relevant industries, organization, transmission, protection of local cultural integrity, and training of its inheritors and disseminators.
  Key words: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Meihuaquan; inheritance; development
  收稿日期:2018-11-20
  基金項目:2015年度河北省社會科學基金項目“基于SWOT分析的邢臺梅花拳文化產業發展戰略研究”(HB15TY006)。
  作者簡介:王春雷(1975- ), 男,碩士,副教授,研究方向體育教育學。  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人類文明的見證者,代表著所屬民族文化與精神的傳承。2004年我國正式加入聯合國《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之后頒布了《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與管理暫行辦法》《中華人民共和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規,開始對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采取保護措施。中國武術是我國民族發展史中的重要元素,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符號和代表。梅花拳(古稱梅拳、父子拳)作為其中一個獨具特色的優秀拳種于2006年5月被國務院確認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之一,因發源地在邢臺的平鄉、廣宗一帶,首批國家非遺名錄上命名為“邢臺梅花拳”。在社會經濟飛速發展的今天,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受到冷落,甚至走入難以為繼的境地,梅花拳同樣受到影響。如何在社會變遷后更好地推動梅花拳這一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和保護,使之在發揚光大的同時服務大眾生活、服務社會經濟發展、服務精神文明建設,無疑是一項任重道遠的工作。
  1 梅花拳歷史傳承考辨
  “梅花拳法世間稀,明末清初始生成”。在清代北方地區盛極一時的梅花拳是我國傳統武術文化中的典型代表,曾盛行于河北、山東、河南等地,在民間擁有極其龐大的習練群體,在動蕩的時代中,用相對嚴密且系統化的文化思想體系武裝起來的梅花拳發展成為一個有著獨特的組織結構和文化信仰的民間拳會組織,影響巨大。20個世紀80年代,著名學者路遙教授來邢臺進行田野調查,在民間發掘出清代康熙年間武探花楊炳(河南內黃縣人氏)的《習武序》抄本,并刊載于《義和團運動起源探索》一書中,之后山東大學燕子杰所著的《中國梅花樁文武大法》中也對《習武序》全文刊載,并做出點評。路遙、燕子杰兩位教授關于《習武序》的研究使梅花拳這一文化瑰寶迅速地走進了更多人的視野。   1.1 梅花拳歷史源流與思想核心
  周偉良教授曾經專門對梅花拳的歷史淵源進行調查,通過走訪老拳師、查閱相關文獻、發掘民間抄本等方式來了解梅花拳傳承中的歷史典故、發展脈絡,考證梅花拳的源流[1]。盡管多部民間抄本和傳承人口傳歷史等史料將梅花拳的起源指向三千年前的東周,但這些多屬于故事演繹,因為梅花拳的出現不可能背離中國武術整體發展的歷史背景。目前較為清晰和確鑿考證的是形成于明末清初,由鄒宏義創立。梅花拳有著獨特的組織特點和嚴謹的文化表達,理論內涵豐富,融合了易經八卦,從儒釋道三家理論中汲取營養,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場”和“武場”體系。[2]
  不僅僅是代表一個拳會組織的民間信仰和武技展示,更多的反映了所屬時代的社會生態和梅花拳自身的組織生態。作為民間具有較大影響力的拳會組織,梅花拳有其核心價值觀來引導門內弟子和周邊鄉民的社會認同,從而獲得更為充沛的民間發展動力和豐富的社會資源。特別是在給予百姓不同形式的幫助和精神引導下,這種信仰則更具社會組織和動員功能。事實上,民間宗教信仰也是我國歷史上形形色色的“教門”組織盛行于鄉間的思想基礎。
  梅花拳的“文場”和“武場”有著內在的邏輯關系。通俗來講,是“文場”領導和指導“武場”。梅花拳傳承體系中同樣有著與之相應的規定,如梅花拳習練者一般需要苦練三年“架子”,三年也是文武師父對其考驗的三年,通過文場師父考核后由“引進師”① 、“送入師”②的推薦給“本命師”③舉行拜師儀式方可成為梅花拳真正的入門弟子。這恰恰就是梅花拳最為獨特的組織特點,這種典型的組織特點在古代社會中“用理論武裝頭腦”,使得梅花拳組織成為能夠在百姓思想層面產生深刻影響的拳會。
  梅花拳的“文場”理論融合了儒釋道三家思想,在對創始人“神化”后更具民間號召力。直到今天,梅花拳拜師、敬香等禮儀中仍然蘊含著儒家“天地君親師”“尊三綱守五常”,倡導“仁義忠信、重視武德”的思想;在汲取佛學思想中,用清修靜練的理論引導習練者“修身養性”,用所學之長“渡人渡己”;而傳統道教思想中的“天人合一”、追求“無為、主靜、抱一、守樸等”簡單生活理念,以及陰陽、五行、八卦、太極等道家概念都在梅花拳文場理論中有著濃重闡釋。
  1.2 社會變遷中梅花拳組織的社會治理功能
  梅花拳因其“文場”和“武場”的共存,成為一個獨具特色的傳統武術文化,而歷史上梅花拳嚴密的組織也是其發揮社會治理功能的有力保障。
  1.2.1 梅花拳傳播中精神信仰功能
  根據文獻整理,有據可考的梅花拳真正形成的歷史時期是明末清初,彼時正處于亂世,鄉民不僅需要武技來自保,同時在對所處社會背景的無奈中希望尋求一定的精神慰藉。梅花拳著名的經卷《根源經》中多有宗教色彩的“救黎民于水火”的描述,這種多元文化共同作用下形成的民間宗教在遠離朝堂的鄉村巷陌擁有龐大的市場。這些有著精神寄托的傳說與教化則是我國民間歷史上眾多教門、宗派成長的催化劑,梅花拳組織就是在這樣的社會歷史背景下逐漸壯大起來。
  1.2.2 梅花拳傳承中村落自治功能
  歷史上的梅花拳在“文場”的統領下有著嚴密的組織,尤其是在清軍入關后,清政府對于民間結社活動嚴格禁止,梅花拳被迫轉入隱蔽狀態,但依然在民間有著旺盛的生命力,這得益于梅花拳“文場”中的價值觀。客觀上,梅花拳文理在鄉民自治中發揮著巨大的作用。在封建時期的社會治理中,不外乎“政治”“法治”和“禮治”。處理國家大事須用“政治”,治理社會秩序則用“法治”,但封建社會中社會治理的最基層——鄉鎮和村落,一般是長期形成的基本禮教行為范式來約束鄉民,即“禮治”。梅花拳“文場”中有著多種關于禮教規范的約束理念,如梅花拳弟子入門習文練武必須遵守的 “入門規矩十二條”中,第一條就是“凡立教之始,務要知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之道,異日可以入則事其父兄,出則事其長上,不愧有勇知方之士。[3]”這種禮教思想對梅花拳弟子有著絕對的約束力,在梅花拳組織和鄉村自治中發揮著既樸素又重要的作用。
  1.2.3 社會變遷中梅花拳社會動員功能
  梅花拳的外在表現是技擊之法,鄉民習練的目的之一就是保衛家園。在歷史上,梅花拳組織的確在抵抗匪患、保家衛國中發揮過重要作用。如清末的義和團運動中河北威縣的趙三多舉義旗反抗洋人侵略,梅花拳組織成為核心力量;在抗日戰爭中,冀南一帶梅花拳弟子義無反顧加入抗日隊伍等等。在特殊的歷史階段,梅花拳組織發揮著不同的社會動員功能。
  1.3 梅花拳文化傳承對現代社會的參照價值
  梅花拳作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優秀代表,在當今社會依然具有其獨特的社會價值,梅花拳組織的嚴密性和梅花拳文化在新的歷史時期仍有著重要的社會影響力。現在每年正月十六舉行的梅花拳尋根祭祖活動中,來自世界各地的梅花拳弟子齊聚平鄉縣后馬莊梅拳圣地,在鄒氏墓群祭拜祖師,切磋技藝,交流思想,這種根深蒂固的“尊師重禮”思想觀念在今天的社會建設中有著不可忽視的借鑒價值。
  梅花拳的門規“五戒”中明確規定“不許打拳賣藝,招搖撞騙”等五條禁令[4],其內涵與今天我們倡導的社會精神文明建設有著內在的相近之處。其中,禁止“打拳賣藝”,就使得在梅花拳的傳承中摒棄了“利益”之說。事實上,目前梅花拳傳承群體也是一個典型的非營利民間拳會組織,這也許是梅花拳傳承發展艱難的因素之一。但從另一個角度講,這種非營利式的組織發展更有益于全面推廣和服務全民健身,是梅花拳組織文化與核心價值觀的傳承和延續 。
  在現代社會中,梅花拳的“文場”和“武場”理論仍具有典型的社會價值,如“文場”中關于“不與人爭斗、不欺壓良善”的樸素理念對于和諧社會建設有著積極意義,梅花拳盛行的邢臺平鄉、廣宗等地的民間生活中借助梅花拳獨特的組織管理和運作機制,在推進村落社會公益觀念、維護民間道德秩序、保障地方社會穩定等方面發揮著積極作用[5]。而“武場”的技藝習練則在全民健身中可以發揮傳統體育文化獨特的鍛煉價值,時至今日,盡管受到工業化和城鎮化變遷的影響,許多地方的梅花拳傳人和愛好者仍以此為強身健體的方法。   2 社會變遷中邢臺梅花拳傳承與發展面臨的困境
  2.1 人口結構變遷:傳承群體變化倒逼傳承模式改變
  農業科技解放了農村生產力,剩余勞動力向第二、三產業轉移直接引發了大范圍的人口流動,人口結構變遷隨之顯現。相對于過去的“安土重遷”思想,現代人對于傳統意義上的“居所”的認識已經產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的梅花拳習練是在農閑季節,人們在閑暇時間來拜師學藝,跟隨師父習文練武經常會延續多年。在人口流動持續加快的今天,這種傳統的傳承方式已然不能適應時代的變化。另外,許多家長不愿意讓孩子犧牲文化學習的時間來學習傳統武術,這也是梅花拳傳承群體不斷縮小、新鮮血液得不到補充的重要因素之一。傳承模式的改變使得許多優秀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群體急速萎縮,后繼乏力。
  2.2 經濟發展變遷:資金匱乏致使梅花拳發展舉步維艱在現代經濟社會中,缺乏資金支持的梅花拳發展存在客觀上的困難。目前梅花拳發展所需資金主要來源于梅花拳傳人的捐助行為和其他行業收入的填補,政府給予的資金支持很少。如邢臺梅花拳代表性傳承人張西嶺通過經營自己的企業來幫助梅花拳傳承總會的正常運轉等。在梅花拳傳承組織的日常運轉和培訓支出外,還要進行歷史遺跡的恢復等基礎建設和一些其他支出,這需要一個長期持久的資金投入來支持發展。在訪談中,梅花拳傳承人坦承發展資金是當前亟待解決的問題 經濟社會的發展可以為梅花拳的傳承與保護注入經濟血液和發展動力,梅花拳發源地平鄉、廣宗等縣域經濟發展迅速,一批有實力的企業涌現出來。但調研發現,因為缺少好的文化創意,當地企業在回饋自己擁有的寶貴歷史財富方面沒有明顯的動力,對于如何借力地域名片、融合本地文化資源的認識方面還有很大差距,全面統籌發展的意識有待提高。
  2.3 社會文化變遷:梅花拳“文場”學習日漸式微存在即合理。梅花拳的“文場”理論體系經過數百年的積淀有著獨特的哲學思維和價值觀,支撐著梅花拳組織長期以來保持著旺盛的生命力。梅花拳中有“拳打腳踢小把戲,唯有文理通天地”的說法,強調了“文場”在整個梅花拳組織體系中的基礎地位。“文場”理論的學習不僅告誡弟子遵守門規、敬畏武德,還可以借助樸素的哲學思維來啟發智慧,追求人與自然相和諧的終極目標。梅花拳文理直接影響著門內弟子的生活準則和處事哲學,也是管理拳派和辦一切事情的依據(如梅花拳門人在預測某種重大事情的時候會通過“問香”和“看香”儀式來判別是否可行)[6]。由于梅花拳傳承中的規矩,通常經過兩三年的武技學習后才能接受文場的傳授,因此許多弟子對于文場的理解還有很大的差距,特別是在梅花拳進入學校的進程中,關于“文場”的學習很難貫徹。目前掌握“文場”核心理論的往往是梅花拳門內的老人,年輕一代大多是在科學環境下成長起來的,相對于過去的帶有“神化”宗教色彩的文化環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文場”學習深度和積極性上日漸式微,傳承難度可想而知。但是需要說明的是,“文場”的思想體系對梅花拳傳播與傳承有著不可磨滅的效用,其尊崇的 “天、地、君、親、師” 理念在當代社會也可以理解為敬畏自然、熱愛國家、敬老愛幼、尊師重道,符合現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對當代和諧社會的發展起著良好的作用,選擇性繼承有利于梅花拳文化的現代化。[6]
  2.4 傳承環境變遷:進入學校體育面臨多種困  通過走訪梅花拳傳承協會了解到,目前主要的推廣方式是通過在大中小學進行“梅花拳進校園”的活動,希望通過青少年的傳承和發展使得梅花拳煥發出新的生機。在梅花拳發源地的平鄉縣和廣宗縣的調查中發現,梅花拳進入校園的推廣面臨著多種困難。第一,中小學生的課外時間被輔導班等活動占用;第二,武術學習中的簡單套路教學無法替代實用性的攻防技術和健身效果所帶來的吸引力;第三,市場化的體育培訓項目如跆拳道推廣活動讓傳統體育文化傳遭遇到較大影響的沖擊;第四,中小學中武術師資力量的嚴重不足和教學內容手段單一等問題,致使梅花拳文化傳承紐帶單薄。這是當前梅花拳進入中小學中必須要引起思考的問題,需要社會各界的支持和幫助。
  在高校推廣上,北京、山東、上海等地多所大學在公共體育課教學和校內梅花拳社團方面已經積累了一些經驗。在河北省內,經過多方努力,目前梅花拳在邢臺學院已起步,但同樣面臨專業人才缺乏、專業練習環境和條件不足的問題,更多停留在表演層面上。
  2.5 主體需求變遷:新時期梅花拳功能的新闡釋歷史上的梅花拳是技擊之法,現代習練者的需求則定位于強身健體。但梅花拳長期以來形成的特點卻是習練者健身需求的制約因素。梅花拳基本拳路稱為“五勢架子”,由“大勢、順勢、拗勢、小勢、敗勢” 五個基本的拳勢構成。在“五勢”的基礎上根據習練者的特點順勢而為,形成更有針對性和個性化的拳勢。因此,梅花拳門內有著“手無定手、腳無定步、勢無定形、見勁使勁、引進落空、見空按豆、隨勢而布”的說法。正是由于梅花拳的練習套路不固定性,僅僅習練基本五勢似乎過于枯燥,而形成自己的梅花拳則需要更多的付出,因此在傳承過程中開發新的習練群體有著客觀難度。相比之下,太極拳的固定套路為習練者提供了便利。所以,對于現階段的各社會群體來說,梅花拳這種隨心而成的拳法并不能廣泛適用,因其拳路多變、沒有一套規范完整的套路體系,學習者無法找到合適的練習套路。對于目前相對和平的國內環境來說,梅花拳的學習更多是一種強身健體的需求。只有將梅花拳從武術的高度降到一種鍛煉身體的運動方式,才更容易被更多的人所接受,從而促進梅花拳的傳承。當然,梅花拳發展健身功能的同時也需要兼顧愛好者更高的需求,這就需要更加精益求精的習練來滿足少數人的需求了。
  2.6 傳播模式變遷:亟待宣傳推廣變革 從傳播學的視角來看,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重要的一項工作就是宣傳推廣。從央視近年來對我國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推介節目制作可以看到,這種宣傳手段的效果顯著,可以讓更多的人認識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重要歷史價值。作為我國首批“非遺”,邢臺梅花拳受到了當地政府的重視和支持。如在平鄉縣梅花拳的網站上,可以看到當地政府積極參與的身影。但客觀來看,作為梅花拳發源地的邢臺區域內的傳承發展并不理想,反而在港臺地區和歐美國家傳承廣泛,有些“墻內開花墻外香”的味道。   在社會趨向娛樂化的當前,影視作品的影響作用不可小覷,20世紀80年代《少林寺》上映后少林功夫的傳播步入快車道,近年來的詠春拳因電影《詠春》《葉問》聞名中外,太極拳因《廣府太極傳奇》而被更多的人所熟知,等等。反觀梅花拳的宣傳活動,雖然文化推廣活動日趨豐富,如每年正月十六舉行梅花拳聯誼會活動,參與者來自世界各地,但宣傳上往往局限于新聞通稿和本地電視臺等媒體平臺;在一線媒體平臺的宣傳活動僅有有限幾次:2008年5月中央電視臺《梅花拳武林大會》走進邢臺;2008年8月北京奧運會期間,中央法制頻道在《第一線》節目中專題報道梅花拳;2009年12月央視國際頻道播放反映邢臺梅花拳的節目《驚世梅花拳》。很多人并不知道,梅花拳曾經兩次代表中國武術在奧運會開幕式上進行表演。由此可以看出,梅花拳的宣傳推廣亟待變革,需要在當前全民健身熱潮和娛樂化需求的背景下加大宣傳力度,從影視作品、書籍著作、網絡傳媒等方面共同發力,借助信息時代的移動互聯技術,被更多人所知曉。
  3 整合關系,多措并舉,尋求新時期梅花拳傳承發展出路
  3.1 加強組織建設——利用“互聯網+”擴大習練群體,培養優秀傳承人群體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為文化遺產的宣傳提供了便捷途徑。在梅花拳傳承發展中,需要充分利用移動互聯技術,開設梅花拳交流網站、微信平臺或APP,使梅花拳學習者自由交流自己的學習歷程,分享自己與梅花拳的故事,互相督促堅持練習。還可以創辦微課平臺,由梅花拳大師通過平臺授課,讓更多人不受地域限制隨時隨地學習梅花拳。
  在梅花拳技藝學習的同時,選擇性地繼承梅花拳文化中的優秀成分,通過網站、移動媒體的宣傳,用優秀的文化價值觀幫助習練者形成科學正確的社會觀、人生觀和價值觀,用梅花拳文化中有著獨特價值的思想脈絡來約束習練者的行為規范,助力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
  目前邢臺梅花拳在梅花拳傳承總會的組織框架下開展非遺文化的宣傳、推廣、交流、傳承工作,這一傳承人群既是優秀非遺文化的傳承者,又是新時期使非遺文化綻放時代色彩的創造者,他們的行動貫穿著邢臺梅花拳非遺文化保護和傳承的始終。但是,非營利性的組織特征考驗著組織成員的文化傳承責任感和使命感,在工業化和城鎮化快速發展變遷的社會背景下,很容易導致傳承人群的非遺文化價值觀產生偏離。因此,需要多方努力,從政府到社會為梅花拳傳承人群創造更多的培訓學習條件,幫助他們提升對梅花拳非遺文化的深刻理解,了解時代變遷帶來困難和機遇,學習黨和政府關于非遺保護的政策方針,掌握非遺文化的社會需求變化,在傳承梅花拳非遺文化的同時,緊跟時代步伐,貫通古今,融匯中西,使梅花拳在新一代傳承人的努力下煥發新的活力。
  3.2 加大扶持力度——鼓勵非遺文化產業化,解決傳承中資金困局在封建社會中,梅花拳作為民間拳會組織受到彼時政府的嚴格限制,因此而形成較為封閉的傳承模式,在社會文明高度發展的和平年代,這種封閉性已經沒有了必要,梅花拳中的諸多門規也需要繼續發揚其文化精華,改良其不適應社會發展的地方。如,原有的門內弟子“不得以武技謀取經濟利益、不準炫耀文理拳藝”的規定在市場經濟無處不在的今天就會限制梅花拳更大范圍的推廣和宣傳。因此,有必要通過改革舊有規矩,推出更適合市場推廣的段位制,積極參加各種平臺下的展演互動,一方面可以獲取必要的發展經費,另一方面也利于更好向青少年群體推廣梅花拳,擴大影響范圍;“文場”中神化的傳說與演繹,需要用辯證的方法來分析其成因及社會功能,保持原生態、儀式化的精神學說作為傳承紐帶,這些儀式化的元素需要通過媒體和影視制作等方式進行宣傳和推廣。
  當前梅花拳需要解決發展資金和提升品牌價值,可以通過引入資金,互利合作的形式,打造“大梅花拳”的理念,將梅花拳的文化與各產業產品結合起來。如目前“梅花拳”酒已經開始打開市場,通過多種商業運作,解決資金不足問題,助力“梅花拳”產業發展。
  3.3 提煉思想核心——加強梅花拳鄉土文化生態完整性的保 長期的發展中,梅花拳呈現出典型的鄉土文化生態特征,例如,過去農閑時節人們經常在晚上村頭巷尾、打麥場上、牲口棚中點上火把或煤油燈開始習練梅花拳(俗稱“點燈”)[7]。改革開放后,社會和人口變遷因素影響下梅花拳原有的鄉土文化生態環境已不復存在。但從鄉土文化生態的保護角度來看,過去農閑時節的“點燈”習俗完全可以在“民娛民樂”和全民健身的大背景下重新塑造并使之煥發青春。在梅花拳的傳承中,不僅僅是為追求健身效果而采用的身體運動形式的傳承,更重要的是梅花拳鄉土文化思想內涵的優化與選擇性繼承。如在梅花拳盛行的鄉村中遇到糾紛時會通過傳統的禮治思想來解決問題,這在當前和諧社會建設中的鄉村巷陌間所發揮的作用不可小覷。另外,梅花拳文化傳承中的信仰問題,同樣是鄉土文化完整構成的重要內容,其中宗教色彩的“燒香”“敬神靈”活動,不可簡單粗暴地以“迷信”視之,要客觀地從文化學視角來分析與認同。諸如此類,均需在鄉土文化生態完整性的考量下加以保護和傳承。
  3.4 進入學校體育——加強青少年傳統體育文化學習,優化傳承環境 作為邢臺本土優秀的傳統武術文化,梅花拳進入學校體育課堂可以長期有效地促進其發展,在傳承上更具規模,其影響也更為深遠。根據梅花拳目前在平鄉、廣宗等地中小學校的發展現狀,地方政府及教育部門應加強對梅花拳進課堂的重視,改革中小學體育教學中的武術內容,探索梅花拳校本課程建設,加強師資隊伍培訓,完善教學大綱和教學內容,使青少年對梅花拳的認知度不斷加深,為梅花拳文化更好地在學校生根發芽營造氛圍。
  同時推動地方高校體育生特招計劃,探索高中梅花拳特長生“體育特招”進入高校的路子,使習練者繼續梅花拳的練習和進修,這樣將有助于目前中小學梅花拳推廣效果得以延續,也不失為邢臺梅花拳這一“國家非遺”傳承和發展的一項保護措施。
  高校中推廣是梅花拳在許多地方保護和傳承的重要途徑,各地梅花拳協會可以通過聯合的方式,以各地高校為陣地創設梅花拳俱樂部,教授學員梅花拳的技藝和文化內涵。如,邢臺梅花拳代表性傳承人張西嶺先生受聘于邢臺學院,在公共體育和體育學院中開設梅花拳課程,該校中的梅花拳協會也已成立數年。   3.5 適應主體需求變化——新時代梅花拳功能的新闡釋
  “全民健身計劃”中國家大力扶持推廣傳統武術、健身氣功等民族民俗、民間傳統和鄉村農趣運動項目,使梅花拳在全民健身的背景下具有極大的發展空間。梅花拳作為一種獨特的拳種,每一位師傅所教出來的弟子都因人而異,進而表現出不同的肢體動作和攻防特點,即老拳師們常說的“拳無定勢”,但是對于普通群眾來說,因為套路的不定性使得人們學習它的難度大大增加。在新的時期,有必要在創新思維的引領下,打通梅花拳參與全民健身的渠道。例如,可以通過規范套路,適時推出“段位制”來幫助和激勵學習,在為普通群眾提供健康健身方式的同時,更好地擴大傳播與傳承群體。
  3.6 改革傳播模式——積極應對新媒體時代傳播推廣模式變化
  有必要借鑒少林功夫和太極產業的經營方式和理念,還可以學習韓國跆拳道的市場推廣模式。邯鄲廣府太極拳通過品牌形象的再塑,已經打造成一條集休閑旅游、太極培訓、養生健身、服裝配飾、保健食品的全產業鏈;而韓國的跆拳道運動通過“等級制”的推廣活動,已經搶占了青少年運動培訓的較大市場份額。梅花拳發展歷史中從不缺少引人入勝的故事,但囿于長期隱蔽發展的歷史背景,需要積極整理史料,發掘文學素材,使之演繹并形成符合民族發展和主流文化要求的新時代文化形態,如影視文學作品等。同時還要充分利用移動網絡技術,利用新媒體快速而廣泛的傳播特點向更多的人介紹梅花拳、傳播梅花拳,使梅花拳扎根民間。
  4 結語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重要意義進行闡述。在“一帶一路”建設進程中,向世界推介中國傳統文化、用文化軟實力來影響世界,是我們塑造文化自信、增強國際話語權的重要一環。作為我國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梅花拳的社會影響巨大,在國外也盛傳多年,門人弟子遍布世界各地,梅花拳所蘊含的哲學思想有著自身獨特的價值,梅花拳在世界范圍內的傳播對于推進東西方文化交流同樣具有重要作用。加強國家文化軟實力需要我們自己首先做好傳承與發展的工作:在政府層面,需要出臺優惠政策、籌集資金啟動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在社會層面,需要加強宣傳、營造社會氛圍,讓更多的人從梅花拳文化中感悟處世哲學,發掘梅花拳的健身價值;在群眾組織建設方面,需要梅花拳協會積極參與全民健身,拓展傳播群體,用身體運動形式來撬動文化傳承內涵;教育部門則需要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創造條件,大力推進非遺文化進校園行動;最為關鍵的則是梅花拳傳承人群,需要堅定信念,加強學習,與時俱進,推出符合時代要求和社會需求的傳承方法和模式。
  注釋:
  ①引進師:是入梅花拳門的啟蒙師傅,即傳授武技的老師,會觀察習武者學習期間的表現,判定是否符合梅花拳弟子入門的要求。
  ②送入師:是送入梅花拳師門的老師,通常會由文場師傅擔任,在引進師的推薦下,習練者通過送入師的文理核準后方可入門成為正式梅花拳弟子。
  ③本命師:是梅花拳弟子拜師的正式師父,梅花拳門派內的排輩列序也由此延續。本命師教授弟子門規戒律,學習文武知識,培養合格的梅花拳弟子,承擔著梅花拳的傳承責任和義務。
  參考文獻:
  [1]周偉良.梅花拳信仰研究——兼論梅花拳的組織源流[J].北京體育大學學報,2006(6):839-840.
  [2]陳懇.梅花拳“文場與武場”考辨[J].體育文化導刊,2005(8):74-75.
  [3]楊彥明.楊炳武學思想研究[J].安陽師范學院學報,2014(1):65-74.
  [4]王濤.一代梅花拳宗師——楊炳[J].蘭臺世界,2014(9):80-81.
  [5]張興宇.鄉村梅花拳的公益觀念與生活實踐——冀南廣宗縣北楊莊梅花拳調查[J]. 民俗研究,2015(6):48-56.
  [6]張士閃.民間武術的“禮治”傳統及神圣運作——冀南廣宗鄉村地區梅花拳文場考察[J].民俗研究,2015(6):38-47.
  [7]李虎.文化空間視野下梅花拳的保護與傳承[J].吉林體育學院學報,2011(1):132-134.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vzrqev.icu/9/view-14956582.htm

?
11选5胆拖任五投注金额表